首页 | 全委概况 | 领导讲话 | 文件精神 | 新闻摘报 | 全委工作 | 省市工会 | 基层工会 | 理论研究 | 中国教工 | 职工e 家
 
 
国家必须善待教师这群“牛”
 
2008年11月29日 摘自: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11月26日 作者:张天蔚 本文访问次数:17147
 

  据《南风窗》杂志报道,今年9月以来,四川、重庆两地的多个县市,陆续出现中、小学教师“罢课”事件,教师们采取各种柔性抗争方式,表达对待遇过低、生存状况窘迫的不满。

  促使教师们集体抗争的事由并不复杂:按照现行《教师法》和《义务教育法》规定,教师工资应不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水平。而随着近年来公务员综合待遇的不断提高,原地踏步甚至有所降低的教师待遇,远远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只及前者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过低的工资待遇使教师,尤其是贫困乡村的教师,处于“年轻老师养不起自己,中年老师养不起家”,“在社会中得不到起码的尊重,非常苦闷”的尴尬境地。

  在视教育为圣业的传统影响之下,让教师背向学生、走下讲台,显然是一个沉重的抉择。而且即使下定决心,作为社会底层知识分子特有的理性和良知,也使他们注定采取相对温和、节制的方式表达。正如一位参与“罢课”的教师所言:“作为教师,我们不可能使用暴力,也清楚不能触犯国家法律,于是我们大家决定采用不讲课、不布置作业、让学生自习等方式来表示抗议,争取引起政府和新闻媒体的注意。”

  但对于教师的挣扎和苦心,某些地方政府官员却不以为意。重庆某区教委领导便公开表示:教师要有奉献精神,“吃的就应该是草,挤出来的就应该是奶”;“教师们羡慕公务员,有本事就去考,没本事别闹”。

  身为高级公务员而如此鄙视“没本事”与自己比肩为伍的教师,实乃当地教师之不幸;具有如此粗陋人品和意识的官员主管一方教育,则是当地教育之悲哀;而社会用以褒奖教师和教师们用以自我激励的“老黄牛”精神,却沦为地方官员强迫教师做出“奉献”的口实,更是对民族文华传统的亵渎。

  中国社会素有尊师重教的传统,但教师从来不是一个待遇优渥的职业。基本体面但绝不优越的经济地位,与受到官方、民间一致倡导的尊师传统,加上自身对教育事业神圣意义的自我认同和激励,共同构成支撑教师精神世界的稳定支点,其中任何一个支点的坍塌,都必然导致教师现实生存的困境与精神世界的倾斜。而我们目前看到的情形是,一度在打破“师道尊严”口号下对尊师传统的人为斩断,加上教师待遇的长期欠账,已经导致教师职业的社会评价急剧滑坡,三个稳定支点中的两个已经基本沦陷。至于教师用以自我认同、自我激励的奉献精神、老黄牛精神,已经很难独力支撑起教师的精神世界。

  因此,出于民族教育事业发展的迫切需要,将教师的经济待遇逐步提高到社会平均水平,并重建教师群体的职业尊严,就显得格外迫切。这也是国家以立法形式保障教师群体待遇“不低于公务员平均工资”的初衷。这也是四川、重庆等地教师不惜在艰难的内心挣扎中,做出“罢课”举动的根本原因。在争取国家法定经济待遇的背后,是教师群体恢复尊严的自我救赎。

  尤其值得重视的是,此次参与“罢课”的教师,均为相对贫困地区的乡村教师。在整个教师群体中,他们是最无缘参与教育界各种利益交换,因此最具公益属性,也最为清贫、纯粹的群体。只有让他们在国家、社会的扶持下,获得基本体面的生活,并受到社会的尊重,政府对借助教育资源谋取经济利益的行为予以打击,才能获得合法性。否则,一面不依法“供养”守法教师,一面又严打违法“自养”的教师,教师们将何以自处?

  应该指出的是,尽管川、渝两地教师的“罢课”行为以柔性方式进行,但“罢课”行为依然会对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和学生的学业造成伤害,因此决不应予鼓励。教师们的利益诉求,理应有更为通畅有效的表达渠道,也理应得到政府更及时、积极的回应和解决。教师可以继续以“老黄牛”自况,国家和社会却必须善待这群“牛”,因为他们挤出的“奶”,确实关乎我们民族的精神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