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委概况 | 领导讲话 | 文件精神 | 新闻摘报 | 全委工作 | 省市工会 | 基层工会 | 理论研究 | 中国教工 | 职工e 家
 
 
一个马明哲能抵20万个代课教师吗?
 
2008年08月11日 摘自:《齐鲁晚报》 作者:周明华 本文访问次数:5520
 

    代课老师教书13年 日薪1斤玉米拿着口袋讨学费

  不同劳动者之间的收入分配失衡现象,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了,我们的劳资公平调节体制必须发挥作用了。

  7月29日《贵州政协报》报道,李兹喜既是教师又是校长,同时还是勤杂工,他不仅要给学生们上课,还要每天到山下背水给孩子们喝。13年来,李兹喜就这样一直在贵州省罗甸县班仁乡金祥村油落小学当一名代课教师。而他的“年薪”却仅仅是学生家长凑份子的365斤包谷,按当地每斤8毛钱的市场价计算,这份年薪还不到300元。

  油落小学只是一所村小,但我们的社会怎能忍心漠视一名代课老师生活这般凄苦,当地政府和教育部门究竟是不知情还是不管?当有人将每年至少消费8299万元作为“新贵族”的标准时,当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拿着6000万元的税前年薪,比李兹喜要高20万倍时,我们除了唏嘘还能说什么?从对社会的贡献来说,一个马明哲,能抵得上20万个代课教师吗?

  同在阳光下工作,一个是从事保险工作的企业董事长,一个是13年如一日,手执教鞭的人民教师,两者本无贵贱之分,可他们获得的劳动报酬却是如此天壤之别。这说明,不同劳动者之间的收入分配失衡现象,已经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了,我们的劳资公平调节体制必须发挥作用了。

  如今,我国教育投入占GDP和财政收入的比例一直处于较低水平,在一些中西部偏远地区的中小学校,更是师资流失严重、学生辍学屡见不鲜。2005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公告显示,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仅占GDP的2.82%,与4%的基本要求相距甚远,在全球120个国家中位于90名之后。

  与此同时,一些垄断着社会资源的企业,却动辄张嘴向国家哭穷、要钱,对这些企业的领导和员工来说,反正自己的高工资不会下降,至于一些教师的工资低、生活困难,那是政府的事,和自己无关。这种与公平社会理念明显背离的现象,该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