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委概况 | 领导讲话 | 文件精神 | 新闻摘报 | 全委工作 | 省市工会 | 基层工会 | 理论研究 | 中国教工 | 职工e 家
 
 
谁动了这师生关系的天平
 
2008年07月17日 摘自:红网 作者:雨闻青 本文访问次数:5704
 

    今年注定是教育话题爆棚的年份,前有携大地震之“威”喧闹上场的范跑跑之争,近有弄得全社会目瞪口呆的开平侮辱视频,这两日“杨不管”事件又接着茬的粉墨登场,着实令人应接不暇了(7月14日《武汉晨报》)。

    如果简单的描述观感,而今的师生关系,套用一句时髦话,整就一个“生进师退”的倒错之局:受教的小妮子是登鼻子上脸,施教的老道儿们则反而进退失据方寸大乱了。

    相信有人还会记得年前也曾轰动一时的学生公然辱师案:一段短短视频不无炫耀地“展现”了几个少不更事的学生,肆意地侮辱嘲弄年逾六旬的老师的场景,近日的开平侮辱案按照线性逻辑岂非更是其来有自——学生能辱师若是,则师道退守、倾废乃至崩塌是当然之事,于是小范的出逃、老杨的漠然之后,脱缰的小野马们一逞其强奸、猥亵、殴打、侮辱诸般凶蛮之能事也就“理所当然”了。它就像一面镜子,曝光的也许只是几个堪忧的灵魂,但暴露的却是整个成年社会的尴尬与无能。

    究竟是谁动了这师与生的天平以致斯文扫地至此?!

    时至今日,大概没有人会再弹“明师之恩,诚为过于天地”、“一日之师,终身为父”、“事师之犹事父也”、“天地君亲师”之类的老调。但是如今与那“唯师尊、尚师威”的威权主义师道一起抛却的,似乎还有那孔老夫子式的“三人行,必有我师焉”、韩愈式的““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梁启超式的“岂敢在前、岂敢在后”等等平等、理性的师生关系平衡。

    也许得感谢这个“自由”的时代,它容许范跑跑本能出逃后一番自由主义的真理演说,它也容许杨不管有“任它地动山摇我自岿然不动”的权利,可这只是我们天平的一端,那么另一端呢?先生们既有了弃守的“自由”,那么后生们岂非就有了一屁股翘上天挑战任何底线的更大“自由”!

    近年来时时曝光的恶性事件,足见此种失去约束的自由何等“眩目”,年轻人明目张胆地突破层层伦理底线而不自觉,即使是个例,也足以体现出令人反思地系统性风险,那就是:对最低层次伦理的不自觉将衍生为对基本社会秩序的不自觉;而在对基本社会秩序不自觉的背后,则将是公民意识阙如的社会整体不自由。对此,为师者岂能袖手旁观的泰然处之?!

    我们在教育理念上奋争多年才摆脱“唯师是尊”的错谬,但绝不意味着走向驱除“师尊”、放弃引导的“自由主义”反面,须知:尊重师长,不是基于盲从主义的奴才逻辑,而是基于对等人格尊严的伦理守望;宽容学生,不是基于投降主义的犬儒哲学,而是旨在积极引导下的社会性养成。

    这才是师生关系的平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