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委概况 | 领导讲话 | 文件精神 | 新闻摘报 | 全委工作 | 省市工会 | 基层工会 | 理论研究 | 中国教工 | 职工e 家
 
 
华南虎南非野化成功将回国放归湖南江西(组图)
 
2010年02月05日 摘自:大洋网-广州日报 本文访问次数:18943
 
 


无人区植被生态保存完好。


本报记者(左)采访护林工毛述成。

 

  远赴南非寻找野性 兽王有望虎年回家

  本报记者探访浏阳华南虎放归试验地 广袤的无人区野生环境上佳

  开篇语

  本是兽中之王的老虎,却在生态环境日益恶化中变得踪影难寻:华南虎几近灭绝、东北虎勉强生存、印支虎要靠微稀的脚印证明自己的存在。

  虎年即将来到,本报记者兵分5路奔赴全国各地,为您“寻虎”。意在透过我们的努力向您展示时下老虎的艰难生存境遇,人类对它们生存环境肆无忌惮的破坏造成的后果,以及人类为弥补这些严重后果已经和正在、将要付出的漫长努力。

  随着虎年的到来,我们呼唤虎的出现,呼唤与此相对应的生态的改变。

  文/图 记者文远竹、陆建銮

  近日,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主席全莉宣布,由该基金会实施的华南虎南非野化计划已获重大成功,国宝华南虎已经做好回归中国的准备。国家林业局的官员透露,国内华南虎放养地已经初步选定湖南浏阳和江西资溪,正在论证审批落实的过程当中。

  虎年将近,本报记者日前特地来到浏阳,深入华南虎放归试验区,揭开它的神秘面纱。

  野生华南虎基本绝迹

  华南虎亦称“中国虎”,是中国特有的虎种,生活在中国中南部。头圆,耳短,四肢粗大有力,尾较长,胸腹部杂有较多的乳白色,全身橙黄色并布满黑色横纹。在亚种老虎中体型较小(苏门答腊虎最小)。

  目前,华南虎几乎在野外灭绝,仅在各地动物园、繁殖基地里人工饲养着不到100只。

  华南虎南非野化计划

  该计划从2003年开始实施,最初是从上海动物园送去虎崽“希望”和“国泰”,2005年又送去虎崽“麦当娜”和“虎伍兹”,2007年又从苏州动物园送去虎崽“327”。五只“留洋”的虎崽中,“希望”于2005年不幸去世,另外四只已经长大,并已繁殖出五只幼虎。

  迄今为止,四只成年虎已经初具在脱离人类关照的野外生存的能力,并能独自完成交配、孕育、生产、哺育及教育的生命全过程。五只幼虎也具备初步的野外捕猎能力。(中新)

  记者在浏阳采访时,无论是林业部门的官员还是普通市民,说起这个华南虎的放养计划都饶有兴趣。

  华南虎放养计划

  浏阳占天时地利

  “华南虎放养,浏阳占尽天时地利。”从这一计划还处于萌芽时就开始介入的浏阳市林业局资源科科长吴晓文说,浏阳原始次森林密布,野生动物资源丰富,云豹、麂子、野猪时有出没,规划的放归区内大面积的次生湿地有10余个,地质地貌等都很适合华南虎野外放养。

  自2003年9月起,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将4只小华南虎送到南非接受野化训练。“现在这4只小虎已经长大,并经过野外训练和自然繁殖,数量增长到9只。我们很期待它们能早日回到祖国的原生地,回到浏阳放归。”浏阳市林业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

  2006年,国家林业局正式批准浏阳作为中国虎先锋保留地,这让爱虎的浏阳人振奋不已。“那段时间,老虎几乎跟浏阳的花炮一样知名,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浏阳市古港林业资源站的龙中于站长告诉记者。

  放归区经常有

  云豹伤畜事件

  为了窥探华南虎野外放生基地的环境,在浏阳市林业局专家的陪同下,记者来到华南虎野外放生基地的规划地段株树桥水库和七宝山地区,并从株树桥水库坐船深入到原始森林的无人区内,探访规划中的野外华南虎的“家园”。

  放眼望去,茂密的森林和一块块山间耕地交错着,俨然就是一幅田园风景图。整个库区除了工作人员以外,没有外人,更没有车辆经过。近处湖面波平如镜,远处鸟鸣山更幽,给人一种无比恬静、心旷神怡的感觉。

  水库工作人员说:“株树桥水库坝下的株树桥村是远近闻名的‘寿星村’,村民们长期饮用水库天然洁净的山泉,全村1300多人中有2位过百岁的老人,有20多位90多岁的老人,村里绝大部分老人都是超过80岁以上才过世的!”

  原始林区现有

  大量野生动物

  在60岁护林员杨述享的带领下,记者乘船通过水库,深入到原始森林无人区。由于没有人工打扰,水库湖区能看到大片大片的野鸭、野鸬鹚、野鸳鸯,或低飞、或捕食,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林业局的专家介绍说:“我们这里野生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山上有野猪、野鸡、麂子、野羊、云豹等野生动物,华南虎的食源全都具备。”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船程,记者进入到了原始森林保护区内,放眼望去,难以找到与人类社会相关的痕迹,仅在一处山坡上看到一头牛、几只鸡、一座小平房,隐约看到一个人坐在平房前面抽烟。他叫毛述成,55岁,也是一名护林员。毛述成说,在当地生活了那么多年,与野生动物打交道的事情太多了,“云豹咬家畜的事情,这两年偶尔也会听到。”

  学术界存在争议:

  物种放归自然风险很大

  为何四五年过去了,这个当年炒得沸沸扬扬的华南虎野外放归计划迟迟没有启动?浏阳市古港林业资源站的龙中于分析说,一是费用问题,当年有个估算,在规划的株树桥华南虎放归区修建护栏等基础设施就得1.2亿元,原本国家林业局计划出资2亿元,可是后来一直没有动静;二是虎源问题,南非“华南虎野化训练基地”的老虎虽然从4只增加到了8只,但仍然太少;三是虎食问题有待解决。

  此外,浏阳放归计划搁浅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学术界存在不同的声音。有专家指出,一个理想的放归保护区的面积最好要有1000平方公里,湖南浏阳和江西资溪两个规划的放归区并非最理想的地方。还有专家认为,许多物种放归自然的经验已经显示,放归野外的风险很大。

  浏阳到底有没老虎:

  多年前有人曾被老虎咬伤

  浏阳究竟有没有老虎?“现在谁都不敢说浏阳还有野生老虎,但几十年前浏阳的山上不仅有老虎,而且还不少。这是有据可查的。”在林业部门工作了20多年的王强说。他翻出一堆发黄的档案资料,里面有一张县委、县政府的红头文件,号召全县人民“除四害”——虎豹豺狼。“要是没有老虎,政府干吗还发文件号召老百姓去除呢?”王强对浏阳曾经是虎狼出没的地方深信不疑。此外,上坪乡供销社曾于1987年从村民手中收购了一副老虎骨架。

  王强说,他认识高坪镇有个姓胡的老汉,1957年胡老汉被老虎咬伤过,这是远近皆知的事情。那年冬天,胡老汉上山砍柴,傍晚回来途中竟然看到一只老虎。他吓得连忙丢掉挑柴的担子,往山下跑去。跑了没多远,感觉背后刮起一阵风,然后他就扑倒在地。“这时幸亏有两个在不远处砍柴的村民闻讯赶到,手拿柴刀、棍子又吼又叫地将老虎吓跑了。胡老汉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右腿还是被老虎咬了一口,从此落下了残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