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代楷模

我心目中的青教国赛选手

​‍——第五届全国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决赛花絮

来源: 作者: 日期:2020-11-03 访问次数: 字号:[ ]

                                                                                                     (文:吴宝城   / 图:卢  峰)

  我的任务既是组织安排的,也是自己安排的,弹性比较大。自知鲁钝,从来不敢偷懒。加强比赛宣传方面的联络,随机随缘采访,随性写写观察与思考。
  正式比赛开始,我早早吃了早饭,到比赛现场转悠。各个环节转了一遍下来之后,2号选手进场比赛已经讲了一半。我头脑比较简单,又没什么文化基础,只能大概听听文科组和思政组的课。我先到比赛“备用教室”坐下来听文科组的赛况。这是离正式比赛教室最近的地方,观摩效果也最好。当然,我也可以在正式比赛的教室门口看,但这容易干扰选手的比赛,尽量不在比赛教室门口晃悠。

                          
  我完整地把文科组3号选手的课认真地听了一遍。讲授的是有关播音“重音的处理”问题。觉得3号选手讲授得很精彩,就想找他聊聊。小伙子个子不高,但很精干,精气神很足。按照比赛流程,他上好课之后,还要进入另一个教室写教学反思(45分钟),下一个选手继续教学比赛。4号选手比赛结束后,是评委20分钟茶歇时间。我利用这个间隙,观察评委和正在候场比赛的参赛选手表现。等中场休息结束之后,3号选手,教学反思也快要写好了,我打算现场截住他,做一些访谈。彼此简单沟通之后,觉得有必要坐下来聊一聊,就一同从比赛现场回到酒店。回到酒店已经近11点了,他住5楼,我住7楼。他回到房间换了一下衣服,来到我房间谈了近2个小时。他的名字叫邵振奇,是安徽代表队文科组选手,在安徽师范大学工作。本科是在南京师范大学读的,校园就在南京大学旁边,回归第二故乡参加比赛,还是很亲切的。他的老家是山东,在徐州长大。父亲是一所大学《学报》编辑,母亲是广播电视台的播音员。本科毕业之后,在山西师范大学读戏剧与影视学研究生,毕业之后,在安师大工作了3年,半脱产的形式,又回炉山西师范大学读博士。他2011年来到安师大工作,彼时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刚成立不久,他凭着热情与激情很快就把这个专业带动发展了起来。学校对他很信任,他对学校也有很深的感情。在安师大发展还是比较顺利的,破格晋升为副教授。
  我反复暗示他要吃午饭了,但他乐于跟我谈心,下午近一点我才下楼吃饭。大概是安徽的领队要犒劳结束比赛的选手,他外出吃饭了。 

                                      

  我们聊了许多事,谈得很投入。他觉得参加这次比赛的收获很大,是他人生的一次重要经历,终身难忘的经历。准备的时间有些漫长,甚至有点煎熬和抵触,但最终在学校和家人共同努力下,还是感觉收获满满。阅读积累了大量文献资料。通过集训、辅导,广泛听取各个方面的名师指点,这与日常教学所得到的专业上的进步,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他深切地感受到:教无定法,贵在得法。这次难能可贵的参赛机会,整个过程让他更加珍惜这份工作,这个岗位,更加觉得家庭的支持,家人的理解的可贵,对家庭的认识也有了更深层次地理解。深刻感受到:什么叫后盾,什么叫港湾!在比赛前夕,焦虑难安的时候,爱人和孩子给了他最大的鼓舞和安慰。昨晚爱人给他发了两段视频,看了之后,让他热泪盈眶。一段是6岁的儿子,鼓励爸爸的话:爸爸,爸爸,你别紧张,你已经能代表安徽参加这个“超级英雄”才能参加的比赛,你已经很棒啦!爸爸,你一等奖,第一名肯定就是你的,加油呀,奥力给……
  至少在儿子心目中,爸爸是“超级英雄”!是一等奖第一名。还有什么比亲人的信任和理解更为重要呢!
  另一段视频是当天儿子参加体育比赛的画面。儿子勇往直前,一个劲地往前冲,所向披靡……爱人在视频后面,录了一段话:你儿子一身冲劲,你明天一定也可以,冲击向前,虎父无犬子!!
  邵老师在讲述并转发这两段视频中的故事时,把头缓缓地仰了起来,眼睛湿润了。自言自语道:
  我平常遇到困难,是很少在老婆面前表现出来的。昨晚在我深感焦虑的时候,看到这两段视频,给了我巨大的心理安慰和无穷的信心与力量。
  他在与我分享这段视频时,我也同样抑制不住感动,眼泪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我也是一个同样好感动的人。                        

                     

  
  我在与邵老师交流过程中,我还向他讲述了今天上午我在比赛现场看到的一个小故事。在比赛准备室,候场的老师,仍然在紧张地准备着。他们各自在自己划定的座位上,对着教案和笔记本电脑上的课件,念念有词。其中有一位坐在门边的“理科组”老师,穿着一身洁白的正装,表情显得尤其紧张。她用手平放在胸口,反复上下移动,做着深呼吸。我轻声地问她:你是理科组的?她略带疑惑地点点头看着我。你是哪个大学的?福建师范大学的,教物理……我朝她笑笑,转身离开了比赛准备室,跑到评委茶歇处,端了一杯热咖啡,一份小点心,轻轻地放在她的桌面上。笑着小声对她说:给你补充一点能量,不要着急,这是评委才能享有的待遇……
  她略微谦让了一下,表示谢意。此时,评委们正在中场休息,参赛选手们焦急地等待上场。她是5号参赛选手,名字叫王素云,早上7点前就要到达比赛现场签到,进比赛室的时间是10时25分。我心想,她早上可能也没好好吃饭,三个多小时过去了,此时可能是又饥又渴又紧张,给她送点小点心,一杯热咖啡,至少可以给她提提神,缓解一下焦虑的情绪。她如此紧张的心情,我是完全理解的。毕竟是青年教师,毕竟是全国比赛,毕竟是各省市选拔的最强选手参赛,压力肯定是有的。
  我们并不相识,我只想给她缓解一点压力,希望她顺利地完成比赛。这些选手,哪个不是名校博士毕业生,才能留在高校任教的呢!哪个不是从全省高校中选拔出来的呢!
  当这位选手准备教具前往比赛教室的时候,带了好几样教具,需要放到教室。其中有一个白色的塑料方盘子,里面放了两只螺旋状圆柱体照明灯。她请现场工作人员把这个塑料盘子放在教室地面。我建议她放在桌面更稳当一些,也方便取用。她后来试图从塑料盘子里把灯泡取出来,放在讲台的敞开式抽屉里,又想放在桌面上。可这灯泡容易滚动,我还是建议她放在盘子里,并将盘子放在讲台上,这样更为合适。主要是基于以下两点考虑:第一,盘子放在地下,需要蹲下身来取灯泡,女同志穿着裙子,在这种正规场合,蹲下来面对评委,并现场直播并不合适。第二,把灯泡放在桌面上,地面不够平整,灯泡又容易滚动,一不小心,灯泡掉落地下,影响教学进程,这就更为尴尬了。我不知道,她是否能够理解我的用意。但我知道,她还是过于紧张,有点手忙脚乱。
  午休之后,我给王老师打电话,自报家门:我是比赛的工作人员,就是上午给你送咖啡的小老头。询问上午的比赛情况时,她告诉我:由于教学时太投入了,没有注意看时间提示牌,提前3分钟结束了课堂教学。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失误。由于过度紧张,她没能真正完成课堂教学比赛,也没有发挥出她应有的水平。她反复问我:是不是认识她?其实,我真的不认识她,当时只是想帮助她尽快冷静下来。
  我在比赛《工作手册》上查询到她的联系电话,主动给她打电话,后续跟进一下她的赛况,并问询还有哪些需要帮助的地方?她还是疑惑地问我:是不是认识她。我说:现在不是已经认识了吗!并加了微信。后来,我把她参加比赛的现场照片,通过微信转发给了她,很是开心。
  
  
  中午,我有午休的习惯,昨晚工作到很晚,有点发困了。与邵老师话别时,匆忙下楼吃午饭,电梯在5楼停顿了一下,冲上来一个瘦瘦高高戴着眼镜,白白净净的青年小伙,先深吸了一口气,再急促地卟了一口气!我问:你是比赛选手吗? 他点头。我猜你还没有参加比赛。他笑着看着我:明天上午最后一个出场,24号选手。我问:哪个省的?河北省的。哪个组:理科组,教物理的。我说:我们吃饭的时候,一起聊聊,给你减减压……
  就这样,我们各自取了自助餐,坐到了一起,边吃边聊了起来。他来自于石家庄铁道大学,名字叫唐翰昭,河北保定人。爱人在出版社工作,有一个2岁的儿子。今年31岁,2016博士毕业,2018年评为副教授,他是本硕博一条龙连读的,然后在大学任教,算是比较顺利的。能够从全省高校中脱颖而出,各方面素质应该说是很全面的,评职称一般不成问题。边吃饭边闲聊,我向他转述刚才安师大邵老师给我讲的故事,宽慰他平常心对待比赛。他的父母都是普通的职工,能够把他培养成博士,大学老师,这是很不简单的。现在又代表河北省参加全国的比赛,不管比赛成绩如何,应该感到很光荣。
  唐老师告诉我,爸妈结婚生子相对较晚,现在已经退休,帮助他们带孩子。就这样拉家常,他觉得很亲切。电梯上长叹一口气,引起了我的注意,让我们相识了。这也是一种机缘,或许也是一个善缘。
  午餐后,我很想休息一下,刚进房间,门铃急促地响了数声,我打开门一看,是南理工的卢老师,他是我请过来负责比赛现场摄影的。是送比赛现场的照片,方便我编辑新闻稿。我们聊得同样投入,一直闲聊到2点多。老卢酷爱摄影,曾经连续在黄山过了20多个春节,出版了多本画册,有的画册再版了5次。我向他讨教摄影艺术的常识,他给我讲了很多故事。卢老师在摄影艺术方面的成就,圈子内还是很有知名度的。午休就这样搅黄了。

  
  
  下午2时多,我和卢老师一起到赛场。又转了一圈,与南大现场的工作人员和参赛选手再做一些随机交流,卢老师继续在现场拍摄。过了一会,在比赛现场教室的走廊里遇到一位衣服上贴有9号 LOGO 的选手。我问她:是马上要参赛吗?她说:已经比赛结束了。我问:是哪个学科的?医学。哪个省的?青海。她说:去签到室取行李。我说:是准备返回了吗?她说:回酒店。我看她挺自信阳光的,就问:感觉怎么样?还好吧。我就与她并排走到签到室,她进教室取行李,过了好一会儿没出来,我就在走廊上等她,想了解一下医学方面选手情况。我在走廊上等候的这段时间,又有一位女同志在警戒线之外,向走廊另一端警戒线之外的人挥手。我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意思。两端的人都在警戒线之外,我在警戒线之内,就把两端人的信号相互传递。原来是比赛选手已经结束比赛,家人来看望,我把他们引到一起。比赛选手与家人相拥而泣。我这个好感动的人,赶忙转身离开,继续回到签到室门口等青海医学组的选手。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从签到室出来。我一看,有两个大行李箱,心生疑惑。怎么带这么多东西来参加教学比赛?她说:都是准备的“教具”。因为准备的20课时的教案,不知道抽签会抽到哪一课,每一课都有一套教具,准备了两大箱子。一个看上去瘦小娇弱的青年女子,背着双肩包,提两个行李箱到酒店,多少还是有点儿麻烦。我就帮她提了一个行李箱。她自己提一个。好在行李箱虽然不小,但教具并不算重,提起来并不太吃力。就这样,我们并排提着行李箱从教学楼往马路上走,边走边聊起来。她是青海大学附属医学院的老师,名字叫马雪曼。我看她的眼睛有点像少数民族人,就问她:是少数民族吗?她笑着说:看出来了吗?她一笑,两个眼睛会说话。对称的两颗小虎牙很有特点,但并不算难看。
  我问她:是不是住在南大的国际会议中心?她说:住在另一酒店。这个酒店离南大有点儿远。我心想:如果同一个酒店,我就一直把她送到酒店,一起回到酒店,多聊一聊。掌握一点相关新闻线索。如果住在另一个酒店,她一个人带两个箱子,去酒店还是不太方便的。人生地疏,我又是比赛现场的工作人员,还是应该帮帮她。就打电话给本部门的同事小李,请她安排驾驶员来接这位比赛选手回酒店。我们在图书馆和教学楼之间的马路边等车,这个位置比较显眼,临时放置了一个“教学比赛”大广告牌。驾驶员也比较容易找到我们。在等车的时候,我们相互加了微信,聊聊比赛相关的话题。她对自己的比赛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过了一会儿,青海的领队也跟着过来了,是年龄稍长一些的女同志,俩人一起上车回酒店了。我独自回到酒店房间,总结回顾一天的比赛见闻。
  回想一天下来,我还是帮助了不少人,做了不少好事。
  编辑好新闻通稿之后,已经是凌晨近两点了。
  
  
  我把目光下移,精力始终盯在比赛选手身上,在老师们身上,向他们学习,为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不放弃任何一个帮助别人的机会,也是不放弃任何一个向别人学习的机会。
  我头脑中想了许多事:对每个参赛选手来说,是一个全面的锻炼。对于全国高校青年老师来说,是一个相互学习的过程。这是举办教学比赛的正面意义。至于最终比赛结果,则是评委的事,参赛选手不必过于纠结。我把我能做的事,尽我能力做好,就问心无愧了。
  吃晚饭的时候,我刚好与南邮的严老师坐在一起闲聊,此时整个比赛已经结束。她一直在比赛现场保障,掌握不少比赛现场的信息。她说:评委们茶歇时也说,参加这次活动,他们也从选手身上学到了很多,深感后生可畏。同时也看到自己学校的差距。
  
  
  
  晚上10时许,赛会组委会正式公布比赛成绩信息之后,我给这几天熟悉的选手打了电话。先给今天下午刚认识的工科组32号选手曹阳老师打了一个电话。她是整个比赛倒数第二位出场的选手。是代表河南省工科组的,来自于郑州轻工业大学。我在比赛现场转了一圈,也是在比赛茶歇时,正准备返回酒店整理采访见闻,经过“签到室”门口遇到了她。走廊上一身蓝色正装女子的背影,引起了我的注意。她的身材很好,衣着很靓、很得体,头发梳理得很整齐,头发盘在后脑勺,编了一个简洁大方的几何图案。她将两手浅浅地插在裤子口袋,在走廊里有点焦虑地踱着步子。不知是不是有点畏寒,她的脖子微微有点缩。毕竟已经是10月底了,今天又是多云的天气,下午近4点的光景,她从12时40分进入签到室,几个小时的候场,还是挺煎熬的,也消耗了不少能量。此时走廊是有点冷,她着正装,也不能穿得太多。我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回头看了她一眼,她朝我笑了笑,表情有点顽皮。我觉得这位姑娘挺可爱,就停下脚步,在走廊里与她攀谈了起来。我看她衣服下摆上张贴了“G32”(代表工科第32号选手)的LOGO。问她:是哪个省的?她说:河南的。面部始终带着亲切的微笑,两个浅浅的酒窝和一双明亮谦和的眼睛,有比较强的亲和力。作为老师,表现出来的这种气质,是难得的,也是难能可贵的。这位姑娘长得很端庄,谈不上特别漂亮,但给人的感觉很清爽。我问:还没有抽签吧?她心直口快地答:反正不管抽到哪一课都是死!我说:怎么能这样说呢?应该是:不管抽到哪一课都是“活”!都要好好上。接着她对我说:本来不该我来参赛的,因为参赛的选手,省赛时年龄没有过线,全国决赛时年龄过了,她是替补参赛的。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她的准备时间相对仓促一些,也没有包着多大希望获得什么好成绩。我说:不要太在意成绩,只当作是一次意外的收获,一次难得的锻炼机会。她说;我真的没有把比赛成绩看得很重要,来的都是高手。我只是怕直播出去,表现不好,熟人看到了感到很丢人。我连忙安慰:这怕什么,你是代表省队参加比赛,也没做什么丢人的事。他们凭什么要笑话你!他们连参赛的资格都没有,凭什么笑话你呢!我努力放松她的心情,从提包里拿出比赛《工作手册》,翻到比赛选手河南省的一页,指认她的名字。原来她的名字叫曹阳。一个像男孩的名字,脾性也有点像男孩。给她看《工作手册》的意思是:我能方便地找到她。跟她交流的目的,一方面是掌握比赛选手面上的情况,也为写好相关报道,积累一点素材。主要是给她打打忿,缓解一下她紧张心情。她说:我不喜欢坐在屋子里(签到室),想出来走一走。此时,再强的心理素质,都会有点紧张。我把手机拿了出来,给他看昨天安师大邵老师转发给我的微信,并讲述他家属和孩子鼓励他安心比赛的故事。她把头伸过来看,我划动着手机屏幕,让她看相关信息:爸爸爸……她说:我不能再看了,再看我的眼泪要出来了。
  我朝曹阳老师看了一眼,她的眼睛真的红了。这一定也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女子。平静了一会儿,我说:我跟你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成绩并重要,你在家人面前,和这位孩子眼中的父亲一样,已经就是“超级英雄”了!她很感激地向我点点头,表示理解。我脖子上还挂着工作人员的牌子,知道我不是什么坏人。此时,签到室的工作人员到走廊里找她:你是曹阳老师吗?还有3分钟,你就要到“准备室”去抽题了。我朝她挥挥手,笑着对她说:祝你成功!
  短暂的相遇,这位曹阳老师,犹如朝阳,给我留下深刻而美好的印象。看她的年龄,不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吗!遇到她这样优秀的老师,本身也是一种学习,向年轻人学习是充满活力的。她还告诉我:她是学机械的,研究方向是:液压!晚上比赛成绩出来之后,我打电话给她时,她一下就听出来了我的声音:吴老师,你知道我今天抽的是什么考题吗?——减压!也许是上帝在劝慰我:要减压……谢谢你,今天给我“减压”,让我比较从容流畅地完成了比赛!我向她表示了祝贺!
  我一一打电话,向所有我认识的选手表示祝贺,并宽慰他们:比赛已经结束,平常心对待比赛成绩。智慧装在自己头脑里,别人拿不走。荣誉是别人给了,是身外之物。做人做学问是一辈子的事业,衷心希望青年教师们更顺利地成长,衷心祝愿他们家庭幸福,身心健康,在教学科研上取得更大的成就!

分享到: